外教與學生一起參加每周晨會活動。學生們在圖書館上英文閱讀課3月15日至19日,加拿大BC省教育部官員來蘭州東方加拿大高中檢查驗收,圖為中加雙方負責人合影。
  2013年4月,一條關於“加拿大海外高中正式落戶蘭州交大東方中學”的新聞迅速在網絡及眾多媒體上傳播。新聞中關於3年學習相當於在家門口就讀海外高中,畢業後可申請加、美、英、澳等英語國家大學以及不需要通過托福、雅思等語言考試直接升入世界一流大學等信息,讓眾多想要出國深造的莘莘學子怦然心動。
  時隔一年之後,如今,蘭州交大東方中學2013加拿大高中辦得究竟怎麼樣?孩子發生了哪些深刻的變化?眾多的家長們和教育界人士對此有何感觸?加拿大官方和省市教育管理部門如何評價?近日,記者走進蘭州交大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親身體驗了這裡發生的真實故事。
  加拿大官方:這所學校有望成為加拿大高中海外學校的樣板
  BC省,中文全稱為加拿大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是加拿大三大教育強省之一。而加拿大作為世界上人均教育投入最高的國家之一,其教育發達、資源豐厚之程度和英美等國家完全接軌,加拿大的高中畢業生可直接申報本國及英聯邦所有著名大學。
  正因為如此,加拿大的“教育出口”尤其是基礎教育資源向海外輸出,一直位居全球前端。而蘭州交大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則是經過BC省教育部和甘肅教育廳批准設立的海外中學,也是西北地區正式獲批的第一所加拿大海外高中。其教學採用加拿大高中教學大綱及原版教材,全外教英文授課,教育教學全過程接受BC省教育部監管和審核。因此,根據慣例,一年一次甚至多次的檢查驗收,也是加方保證海外高中教學質量的重要舉措。
  2014年3月15日至19日,加拿大BC省教育部的檢查官員Mr.Colistro 及Ms.Smith如期而至。他們此次來訪,是代表加拿大BC省教育部對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進行檢查驗收。整個驗收的過程具體而嚴格,甚至有些細節考核讓人感到“不近人情”。
  根據加方的安排,這次的驗收時間總共安排了4天。3月15日晚下飛機;3月16日的一天則是由兩位官員自行安排,他們要對蘭州的風土人情和城市環境有一個預先的熟悉過程;3月17日則來到學校,與學生座談,感受學校的學習氣氛和聽取學生的感受;3月18日,則與老師座談,並檢查學校的相關法律文件等要件。整個驗收過程,除了必要的接機送機以及學校的教學活動安排,加拿大BC省教育部官員拒絕一切宴請以及陪同,就連工作餐也是與學生們在食堂里一起吃的。在這一系列的檢查驗收過程中,讓記者感受最深的是來自加方的官員對驗收程序的嚴格恪守和嚴謹公平的工作態度。這,也是BC省教育部對所有海外高中的一貫要求。
  儘管驗收過程很嚴格,但隨著參觀瞭解和與校方溝通交流的深入,嚴謹的加拿大BC省教育部官員卻對蘭州交大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給予了很高的肯定評價,他們甚至用“model(中文意思為樣板、模式)”這一單詞寄予該校極大的期望值——“相信按照這一趨勢發展,這個學校有望成為BC省在中國乃至全世界海外學校的樣板。”
  如此高的評價,當然與東方中學高度的教育責任感、精益求精的辦學態度以及加拿大高中的課程設置、運營管理模式以及針對中國實際情況而安排的課程分不開。同時,該校安排的今年暑假赴加拿大游學的夏令營活動也得到了BC省教育部官員的充分認可。他們認為:“這項活動將更有利於孩子們學習和應用英語,及早體驗加拿大本土生活。”而在驗收過程中,最讓這兩位官員印象深刻的則是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的孩子們,用他們的原話來描述就是:“學生們與印象中的中國學生的形象大不相同,他們的開朗自信和勇於表達自己觀點的積極態度,令人印象深刻。”
  在校學生:在這裡找到了自我,感受到信心和力量
  加拿大BC省官員的積極評價,尤其是對於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學生的評價,絕非空穴來風。在幾天的採訪中,在與學生的交談中,記者也感同身受。
  裴彧,這個曾經在三十三中就讀了近半個學期的蘭州女孩,最終還是選擇了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作為自己學生生涯的另一個起點。在這個女孩身上,你完全看不到她口中形容的曾經的自己——“沉默寡言,從小學到初中一直處於中上等成績,但卻一直默默無聞,似乎每天只會機械地完成老師佈置的學習任務”。現在的她,跟過去相比像換了一個人,開朗、自信、活潑。作為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新聞社社長的她,甚至在面對記者的採訪時當面向記者探討新聞業務問題以及採訪技巧。
  而這樣的變化不只是在一兩個學生身上,記者幾乎在採訪中隨機問及的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的每一位學生,都毫不猶豫地說出了進入該校以來發生在自己身上最大的變化——“更加自信、更加開朗,在這裡,分數不再是評價一個人是否優秀的唯一標準,這裡的每一個人都能發現自己的優點,這些優點,都是我們將來的學分。”
  十年級二班的謝孟宇可謂是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的風雲人物。這個曾經以高分考入蘭州一中的孩子在這裡發掘了自己除了學習成績以外更多的優點。流利的英語口語讓他成為學校的主持人,優異的日常表現和學分讓他對自己未來進入國外一流大學信心滿滿。他說,在這裡上學,除了能夠感受到尊重每個學生個性的先進教育制度的益處,更多的是開發了自己的動手能力和創造力。“我覺得這裡的教學方法與我以往接受到的教學方法最大的不同是,國內的教育模式更傾向於記憶和告訴我們知識點是什麼,而加拿大的教學方法則是更多地啟發我們‘為什麼’,然後讓我們自己去發現和理解這個知識點。”謝孟宇舉了一個例子,在學習“廣告”(advertisement)這個單詞時,中國的英語老師一般會要求他們把這個單詞記住,這是最傳統的中國教法;而在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來自加拿大的老師則要求學生自己在課堂上設計一個廣告出來,甚至要把商業廣告和公益廣告分開。“事實上,我們通過自己設計廣告,學到了關於廣告這一單詞的各種時態,以及與它意義相近的單詞。這種教學方法,讓我覺得知識的獲得過程是很有趣的。”謝孟宇說。
  除了讓學生們的學習過程更加有趣生動,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的學習氣氛也讓更多的學生感受到了嚴肅、嚴謹兼具自由、豐富的加拿大教育的魅力。“這裡的課程設置和時間全部按照加拿大本土的教學提綱進行,每天5個小時學習時間,其餘的時間由學生自行支配,老師們佈置的作業基本上在自習課上就可以全部完成。孩子們每天要做的,就是愉快地學習,參加各類社會活動,並且合理支配自己的時間來鞏固和預習相關知識。” 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授權代表張宏說。
  但這種看似鬆散的時間安排會不會影響學習效果呢?來自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的更多學生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否定了這一疑問。十年級一班的楊澤告訴記者,由於加拿大高中採取的是純英語教學,為了聽懂課,就必須事先做好複習,多翻字典,記更多的生詞;課後如果沒聽懂,還可以請教老師或者問問同學,所以每天的學習時間是安排地非常緊的。“來到這裡上學,就意味著我們在出國深造這條路上,每個人的起點都是一樣的。再不用功的學生,在這樣的學習氛圍感召之下,也會慢慢愛上學習,習慣這樣的教學方法。”
  楊澤的話在基礎班的學習實踐中得到了印證。這個班相對於其他兩個普通班而言,學生英語基礎相對較弱,所以很多孩子在上課初期聽不懂老師的教學,有的甚至在上課時就睡著了。來自加拿大有著27年從教經歷的瑪格瑞特老師每次都會耐心地把學生叫醒,然後通過小游戲或課堂劇來重新讓孩子們燃起對學習的興趣。“我們在這裡得到了尊重,所以慢慢地也會把尊重還給老師。儘管開始時有些聽不懂課,但我們知道笨鳥先飛的道理,所以自己學會暗暗下苦功。當我們發現有一天我們能夠把老師的課完全聽懂時,感到特別興奮。就連班上最調皮搗蛋的學生也覺得自己是有希望獲得好成績的。”學生於陽和王荃激動地表示。
  社會上有一種看法:認為國際班都是學習成績不好的有錢人孩子上的。這個問題在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根本不存在。該高中有嚴格的入學考試,由加拿大校長親自審定。另外,這裡的學生有不少一中和其他重點學校過來的優等生。隨著社會的進步、觀念的改變,出國留學漸成趨勢。所以,加拿大高中的孩子普遍認為這是他們對學習路徑和未來發展方向的一種新的選擇。
  學生家長:孩子們的變化太大了
  “我們是有希望的”,這是東方中學2013加拿大高中班許多孩子共同的心聲。而更多的家長對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充滿了感激和欽佩。“孩子們的變化太大了”,這是記者採訪眾多家長時聽到的出現頻率最高的一句話。而這些變化,又體現在哪些方面呢?
  十年級二班學生趙奕欽的父親至今還能想起兒子面對中考時的反叛和抗爭。趙奕欽是湖南人,從小就在長沙國際學校就讀,還有一個比他大五歲的姐姐。姐姐成績很優秀,經過高中三年的奮鬥考上了一本。親眼看到了姐姐如急行軍似的高中生活和晚上熬夜做題做到凌晨兩點的疲倦與痛苦,在初三備考時,趙奕欽的思想包袱很大。趙奕欽的爸爸說:“我兒子當時跟我說,姐姐成績那麼好,學的那麼苦,才考了個一本。我將來就是上了高中又能怎麼樣?我肯定比不上姐姐,能不能考上大學還是個未知數呢!我真的不想考高中。”
  為了給兒子減壓,父親想盡了一切辦法,卻仍然效果不佳。後來由於生意原因,趙家舉家遷至蘭州。當時趙爸爸選擇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也只是因為它“看似是個國際學校,可能兒子比較適應一點”。沒想到,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兒子身上的變化卻讓趙爸爸震撼萬分。“我兒子跟我說,爸,你放心吧,我挺喜歡這個學校和老師的,我會好好學,將來還要申請國外的一流大學。學習方面的事情,你就不用替我操心了。我將來想向醫學和設計方面發展,因為我對這個兩個專業還挺感興趣的。我當時的第一感覺就是,我兒子長大了,已經懂得開始規劃自己的人生了。”趙爸爸感慨地說。而現在讓趙爸爸“擔心”的另一個問題則是——孩子對自己的生活和學習規劃非常清晰,自主性太強。
  “自主性強”、“學會了感恩”、“懂事聽話的程度已經達到不需要我們父母來參與的地步了”……這是記者採訪時眾多家長對自己孩子的普遍評價。
  基礎班學生張博翔的母親是一名國企高管,平日里夫妻二人工作都忙,考慮到孩子的實際情況,於是在張博翔初中畢業後,將他送進了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進入學校後僅僅一個月時間,張媽媽也感受到了張博翔的“性情大變”。“以前他特膽小,在班上也屬於那種中不溜的不起眼的學生,基本上都是跟著老師的要求走,周末時為了躲避我們的管束,就和同學偷偷地去打游戲,說實話,他過去基本一直處於被‘圈養’的狀態;後來進了這個學校後,我們就發現他與之前相比有了很大的不同。比如每個周末,他會主動告知我們他要去乾什麼,基本上都是和同學去做義工。如果我們想讓他跟著去哪個親戚家,他會說讓我們下次早點說,他好把時間空出來。我有時甚至會覺得他現在的自主性太強了,所有的事情包括學習基本上不用我們父母操心,似乎已經不大需要父母的什麼幫助了,只是有問題了他才會主動和我們溝通。但不管怎麼說,有這樣省心而聽話的孩子,我覺得真的很欣慰。”
  而在採訪間隙,基礎班學生鄒明星的父親則拿起手機,給記者讀起了周一早晨兒子發給媽媽的一封短信。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是實行全封閉式的住宿制管理的,每周五家長來學校接孩子,周一再把他們送來,這早已是慣例。3月17日早晨,由於爸爸臨時有事,是鄒明星的媽媽送他來上的學。離開時,媽媽的手機里收到了這樣一條充滿了溫馨氣息的短信:“媽媽,謝謝你,回去開車小心點,我愛你,祝福你。”鄒媽媽看到後頓時熱淚盈眶,把短信轉發給了鄒爸爸,沒想到鄒爸爸卻“得意”地告訴她:“自從他來這兒上高中後,我每次送他上學他都會給我發一條類似短信,你這是第一次吧?我手機里都存好多了。”想到那個處於青春叛逆期的兒子過去見到父母愛理不理的橫樣兒,想到過去那個恨不得24小時蹲在電腦前的網癮少年,再對比如今這個有禮貌、懂得感恩和認真學習、時時拿著英語詞典的兒子,鄒爸爸感慨最多的就是——“你們學校到底有什麼魔力,讓這些渾身不少缺點的孩子變成了一個自信、上進的好學生?”
  我們採訪到的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的學生家長,幾乎都為孩子的變化流過驚喜而感動的淚水。
  先進的教育理念:尊重孩子的個性發展
  其實,要回答眾多家長們關於學生前後變化巨大的原因,歸根結底,這是加拿大先進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所產生的成效。他們的教育理念,就是認同每一個孩子的特點和個性,這顯然是中國傳統的教育模式無法達到的。而這種教育理念,正是我們常說的“沒有不好的孩子,只有有缺陷的教育。”
  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校長Stephen Olah在談及中國孩子與加拿大本土學生最大的區別在於——中國孩子害怕犯錯,所以他們在學習中有點瞻前顧後,不敢大膽地表達自己的想法。於是,鼓勵孩子們多說話、“多犯錯”就成為Stephen 校長在教學中經常的任務。對此,Stephen 有著自己的考慮。“興趣是孩子最好的老師,要教會他一個知識點,就得先讓他對這個知識點產生‘為什麼要學’的興趣;然後讓他自己表達出來這種想法,甚至要犯一個永遠讓自己能回憶起的錯誤,才能對這個知識點有更深刻的印象。”
  而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的孩子們,就是在興趣的陪伴和“犯錯”的提示中不斷地提高著自己的英語聽說讀寫能力。每周一早晨的晨會,在全國加拿大海外高中行列中屬於獨有的創新,是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孩子們展現才藝的時間。40分鐘的晨會,是由升國旗、唱中加兩國國歌、演講、歌詠、話劇表演等多個片段構成。孩子們按照原先排定的順序,一個接一個上去用英語演講,還有的私下裡幾人合作,排出英語小短劇在晨會上表演。這些,都以不同的形式鍛煉了孩子們的英語口語能力,而且這些活動的排練策劃及主持全部是學生自主完成的。
  在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有一個關於吵架的小故事讓同學們忍俊不禁。基礎班的兩個同學由於某件事情產生了矛盾,在教室商談無果後回到宿舍,二人依然氣憤難平,於是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爭執起來。雙方的爭執都是用英語進行的,Stephen校長趕去處理時,對二人用英語吵架的表達方式進行了表揚,但對二人用吵架解決問題的方式則進行了嚴肅的批評。“那時入學也就三四個月吧,而基礎班的同學都會用英語來吵架了,讓人覺得這個學校的語言教育真的挺成功的。它至少讓孩子們敢說、能說。”基礎班學生周宸旭的家長感慨道。而在家長會上,更讓周爸爸驚奇的是自己兒子英語進步的速度。“我們的家長會都是老師、家長和學生三方的會談,而且是一個一個進行的,充分尊重了孩子的隱私。他的老師說一句英語,兒子就給我翻譯一句,然後還把我的話用英語翻譯給老師。我當時就被震住了,我的孩子怎麼這麼棒?這個學校的教育方法怎麼這麼擰�
  吵架這件事在某一方面也揭示了一個問題——即使再成功的教育,也無法抹殺孩子們好玩、好動的天性,畢竟他們正處於十六七歲的花季年齡,每個人的個性決定了他們不可能不犯錯。而犯了錯該怎麼辦?加拿大這種以賞識和鼓勵為主的教育對於那些很難調教的學生起不了作用怎麼辦?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的何佳源主任作為中方的管理代表之一,則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溝通和調解作用。在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教學工作完全由加拿大老師進行,中方老師只是管理人員。“碰到那些在課堂上搗亂、加拿大老師實在沒辦法的學生,我們中方的老師就‘出馬’了。我們也不搞體罰,不請家長,就是和他們談話,互相之間站在平等的位置去交流,直到把學生說通為止。”顯然,這種中西合璧的管理方法,在很大程度上契合了中國國情,也讓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的管理更有效率。
  而這種先進的教育理念還體現在課程設置方面。蘭州交大東方中學校長湯自安對記者說:“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教學的每個環節都嚴格堅守著五個‘100%’——即100%的BC省教育部高中教學大綱,100%的BC省教育部原版高中教材,100%的BC省教育部認證教師執教,100%的BC省教育部選派校長管理,100%的BC省教育部教學考核要求。豐富的高中課程除了有數學、英語、物理、化學、生物等必修學術課程外,還融入了人生規劃、喜劇、電影製作、財會、家政課等多樣化課程。”更難能可貴的是,這些高中課程非常註重培養學生的實踐和動手能力,從學生日常的生活能力教起並講求身體力行。“我們不是一味地教孩子死讀書,而是讓他們學會更多的實踐技巧。比如我們會教學生烹飪、縫紉、家用電器的使用和維護、房屋的修繕、如何經營管理小賣部等等,培養學生的生活自理能力,以便讓他們在留學海外的將來能適應獨立的生活。”
  多元化的評價體系:真正讓孩子德智體全面發展
  其實,要解讀加拿大這種先進教育理念的核心要素也不難,那就是——尊重每個孩子的獨立個性,讓他們的能力和才藝在多元化的評價體系中得到充分的展示。
  與中國教育的“一考定終身”不同,加拿大高中的成績評價體系相對科學、合理和公平。評分制度以能力為衡量標準,總成績由5部分構成:出勤、作業、課堂發言、階段測試、期末考試,這5個部分各占一定百分比。在整個高中階段的學習中,省考及期末考試僅占總成績的40%,其餘的60%由平時的每一次作業,每一個小測驗,每一項課題和演示以及課堂上的參與意識、出勤等因素綜合評定而成,真實反映了學生的綜合學習水平。“總之,要想得到好成績,除了付出持之以恆的努力,還必須德智體全面進步。”張宏說。
  除此之外,加拿大高中還鼓勵學生參加社會活動,擔當志願者,提前積累一些就業經驗。在加拿大等國,即使平均分低一些,大學也願意優先錄取這樣的學生。因為大多數國際名校都不願意培養那些只會讀書、高分低能的“書蟲”。在他們的眼裡,人的能力可以從各個方面表現出來,而只會讀書的人並不一定能夠適應社會的需求。
  而這個教育學的命題,在學生李思璇的爸爸看來,是加拿大教育課程設置和教學目標的科學性所在。李爸爸在教育部門任職,從事基礎教育工作20多年。“很簡單的一個例子,中國的傳統教育模式就是讓學生去參加高考,這是必須過的‘獨木橋’,所以在課程設置和教學目標上都是圍繞這個指揮棒進行的;而加拿大教育追求的是‘公民教育’,就是希望學生通過教育獲得更多謀生或者規劃人生的手段,而且還會根據每個孩子的特長,讓他們自己去選擇發展方向,即使選擇錯了,還可以重新學習、重新選擇。不得不承認,他們的教育更加精細化,更加尊重孩子的個性,更加註重潛能的挖掘,這是我們中國的教育應該學習的地方。”
  在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這種有利於孩子全面發展並教會他們及早規劃人生的教育設置無處不在。其中,小班額就是一種很好的做法。加拿大高中有3個班,每個班的學生人數都在25人左右。小班額的設置可以讓師生在課堂上進行高效率的互動,讓每個孩子都有與老師交流的機會。同時,老師也有時間和精力照顧和瞭解每一個學生,還可以根據每個學生的具體情況進行個性化輔導。
  學生董漢元的媽媽是省內某高校的高層管理人員,有著多年教學經驗和管理經驗的她認為,“小班額的設置和精細化的教學特別適合初中成績優良、英語基礎較好、高中畢業後立志升入世界一流大學的初中學生報考。在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經過三年全英語學習環境的浸潤,能夠順利通過留學必經的語言關、學習關、生活關。孩子們將來進入國際一流名校,很有希望。”
  湯自安校長說:“引進西方教育經驗,打造規範高效的國際化教育,竭誠服務有更多夢想的西北孩子,是蘭州交大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不懈的追求。這種高定位,高品質的國際化教育必將更好地服務於快速發展的蘭州乃至整個西部經濟社會!”  (原標題:孩子走向世界的夢想從這裡啟程 —— 走進蘭州交大東方中學加拿大高中)
創作者介紹

jazz

co15coeay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